• RSS订阅 加入收藏  设为首页
作品欣赏

东京浅草寺

时间:2017/3/17 14:29:32 作者:未知 来源:网络转载 查看:100 评论:0
内容摘要:  浅草寺位于东京繁华的闹市区,是东京最古老的寺庙,具有江户时代的遗风,由德川家康家族所建,是那个年代平民百姓嬉戏游乐的地方。  寺庙占地面积很大,从南面的雷门到北面的观音正殿有一百四十多米,过去是一条简易的石板路,现在成了室内购物长廊,两边都是小商小铺,有的卖和服,有的卖画扇,...

  浅草寺位于东京繁华的闹市区,是东京最古老的寺庙,具有江户时代的遗风,由德川家康家族所建,是那个年代平民百姓嬉戏游乐的地方。

  寺庙占地面积很大,从南面的雷门到北面的观音正殿有一百四十多米,过去是一条简易的石板路,现在成了室内购物长廊,两边都是小商小铺,有的卖和服,有的卖画扇,有的卖各种小吃等等。人很多,熙熙攘攘,摩肩接踵,那情形就像济南的小东门批发市场,或者洪楼附近的夜市。来东京几天里,第一次见到有这么多的人,大都是青年人,小姑娘居多,穿着和服,三五成群,结伴而行,偶尔看到白发苍苍的老者,大概也是像我一样的国内游客。

  正殿是一座供奉着观音菩萨的大殿,木质结构,有着典型日本庙宇特色,斜山顶,深挑檐,架空地板,朱红色廊柱,黛色瓦片。殿前一口大鼎内香火正旺,青烟袅袅。游客中,有虔诚的正跪在垫子上对着观音菩萨三叩首,次之的举着香烛弯腰鞠躬,做顶礼膜拜状,再次之的则纯属凑热闹,拿着相机对着大殿一阵猛拍,管它是观音还是如来,为到此一游留个念想。正殿的西边不起眼的地方,静卧着钟鼓二楼,东边不远处是浅草神社,离开几十米,这些地方就少有人问津了。

  因为佛教博大精深,很难窥其一二,所以我对寺庙一直都是敬而远之,但这些年因为机缘凑巧,东奔西走间,居然也去了不少的庙宇,比如五台山,灵隐寺,少林寺,寒山寺,普陀山以及藏传佛教的大昭寺,拉卜楞寺,雍和宫等。既然去了,一颗心便沉静下来,该烧香烧香,该磕头磕头,应有的礼数一样也不少。内心里其实还是有期盼的,期盼菩萨保佑,保健康,保平安,保家庭和睦,保一生幸福等等,把这么多期盼压在菩萨肩上,也不知他老人家能否应付得过来。

  导游把我们领到大殿东边一僻静处,简单嘱咐了几句后,众人便做鸟兽散,我独自留在原地,任他们四处游走,专注看人群中各种穿和服的美女。

  和服天生为女人而生,具有化腐朽为神奇的功效,一件和服在身,不管年龄,美丑,胖瘦,都显得那么温良恭谦,温婉可人。当然这其中也有差别,如果是天真烂漫的少女,袅袅娜娜,款款而行,会像花儿一样让人爱怜;如果是年龄很大的老妇,略施粉黛,风姿绰约,也有仪态万方之感;就连老婆子这样经常做河东狮吼的人,有天在富士山下的一家酒店里穿上后也低眉顺眼,脉脉含情了许多。试想,当年母夜叉孙二娘,母大虫顾大嫂这种一脸横肉,满身戾气的人假若从小和服加身,长大后是否还会去卖人肉包子,去不眨眼的杀人吗?

  和服的颜色极其绚烂,雅致,明艳,或粉或白,或紫或黛,上面饰以各种精美的小花,碎花,看上去繁若辰星,赏心悦目,摇曳生姿。据说和服是日本在唐朝时从我国引进的,然后又做了些改良,成了目前看到的样子。日本人腿短而粗,和服恰如其分的掩盖了这一点,所以,和服在日本大受欢迎,并逐渐成为他们的民族服装。反倒是在我们国家,随着女人地位的强势崛起,和服这种修饰功能强过实用功能的衣服慢慢被弱化,并逐渐退出历史舞台了。

  我站立的地方有几颗樱花树,属于开花早的品种,早春二月,天气寒冷如斯,万物萧瑟,樱花却迎风怒放了,如霞似雪,吸引了不少爱美的小姑娘,纷纷过来照相。令我欣喜的是,一忽儿来了四位穿和服的女人,之所以说是女人,是因为年龄参差不齐,大体推测,从十几岁到四十几岁不等,但面对烂漫樱花,个个一副小女人姿态,分花拂柳,不胜娇羞。处于对日本女性的好奇,我密切注视着她们,并偷偷拍了几张照,好回去显摆显摆,但失望的是,从她们相互之间叽叽喳喳的话语里,我突然听出了闽南话的味道,原来,这不过是我的同胞而已。

  后来从导游那里得知,穿和服的不都是日本女人,尤其是景区,几乎都不是日本女人,景区旁边有多家出租和服的摊位,花不多的钱就可以过一把和服瘾,这对于爱美的女人来说,几乎是个不可抗拒的诱惑。

  景区里还有人力车服务,双人座,软皮座椅,上面带有顶棚,可以围着浅草寺转一圈,生意很是兴隆,半个多小时的时间里,我看到一辆车换了三拨主顾。拉车的清一色日本浪人打扮,小棉袄外扎腰,裹头巾,或头缠一块白布,黑色紧身裤,身体结实精干,边拉车边呜哩哇啦吆喝,如果穿上皇军服,配上三八大盖,活脱脱就是小日本鬼子的形象。有两个穿和服的美女坐上了其中一辆车子,拉车的浪人很兴奋,跑起来飞快,神态张扬,表情夸张,仿佛车上的美女是自己的后宫。俩美女以手掩口,盈盈一笑,春意盎然,看得我心里莺飞草长,自咐,要是能坐在她俩中间,那该有多美啊。

  很快,一个小时过去,大队人马集合完毕,正准备撤退,又一拨游客到了,男男女女,老老少少,队伍七零八落,像是散兵游勇,打旗的导游是一位平头方脸的矮壮汉子,用标准的河南话说,给大家四十分钟的时间,自由活动,四十分钟后,原地集合,恍然间,我来到的仿佛不是东京浅草寺,而是嵩山少林寺了。


上一篇:行者
下一篇:遇情
© CopyRight 2010-2013, flash动画|flash素材|相约flash网|版权所有| 关于本站 | 免责申明 | 网站地图 |xml地图| 帮助 | flash player
大发888